梆硬文学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女人情

09-30 03:25


基金经理连文战在豪华酒家宴请大主顾,一直到深夜才散席,坐进门外的私家豪华奔驰里。
“阿狗,到花园道天星公寓!”
他吩咐司机后,悠然点上一支大雪茄,吐出缕缕青烟。虽然他年逾花甲,但依旧保持着精力充沛的体格。
奔驰车在天星公寓的大门前停下,他随手掏出了一把钞票打赏司机。
“得,辛苦辛苦……今晚沒事了,你去休息吧!记着明天上午接我。”
“谢谢老爷!”司机高兴的接过钞票揣入怀中,然后将车开走了。

“啊!你回来的得真迟!人家还以爲今晚会空等的!”
一个年华二十的少妇开门迎接,她名叫玉花,是连文战的第五房黑市太太(这黑市太太其实就是长期固定花钱包的二奶)。
“哎!我原想早来的,却爲生意上的应酬,忙得难以分身!”
连文战脱掉上衣交与玉花手里,乘机将手在她那紧穿着睡衣的浮凸胴体上捏揉起来。
“好呀,你摸到你这柔软的肉体我就来劲了!哈哈……”
“先去洗个澡吧,回头使不出劲儿我可……不饶你……”
玉花扭动着丰满的身子催促着。连文战知道她已心猿意马了,赶忙奔进浴室匆匆沖洗了一下,立刻出来,见玉花已脱掉睡衣,只穿着上现双峰、下露毛发的性感内衣。
“呵呵,玉花,你永远都这麽漂亮性感!来,给我倒杯药酒儿,一会好让你那张‘骚嘴’吃个饱!呵呵……”
玉花捧着注满狗肾鹿茸酒的高脚杯,袅袅地像条水蛇似的游入他的怀中,雪背靠着他的胸膛将酒杯递送他嘴边。连文战就从玉花手里一口饮盡。
“嗨!可爱的骚娘子!”
他抱起玉花接上了嘴唇,边走边吻进入了卧室,轻轻放到床上,熟练的把她身上的性感乳罩和三角裤除去,看着她那对最爲自豪的浑圆豪乳,和两腿间黑毛茸茸的三角部位。
“好呀!天天看都看不够!这可是我最爱吃的一对大奶子呀!”
连文战说着话,贪厌的在那对白白的豪乳上大力揉玩,那两只红红的大奶头他吮多少次都不够。在豪乳上揉玩了一会,一只手就伸到她两腿间的阴毛丛中拨弄着早已湿润了的阴唇和肉洞口,将粗大的手指在她敏感的肉洞里来回扣弄。
“哎哎……哼哼……使劲……掏呀……掏出水来了……”
玉花低声呻吟,由于敏感的乳房和阴道被他不停的揉玩抠弄,她越来越骚浪起来,白腻腻的胴体放浪的扭动着,浑圆的大屁股一挺一挺的配合着连文战的手指插弄。
年轻白嫩的女体全身打颤,伸过两条滑腻的大腿,环绕到连文战的腰间,将那毛茸茸的女阴在他下身勐磨。
连文战被她磨得欲火大起,抱住她那白嫩滑腻的丰满裸躯,狂吻着她的粉颈和肥大的乳峰,刚才所饮的狗肾鹿茸酒药力发作,使他那只老阴茎胀得恶形恶状,青筋直跳。不容怠慢,他急忙插入她春水横溢的浪肉洞中。
玉花妖冶迷人的呻吟声,变得十分粗浊和短促了。
“哎呦……老家伙好粗呀……操到肚里好胀呀……呜……呜……”
如狼嚎似的叫床声,响彻整个套房,连走廊上也清晰可闻!这玉花可真够淫荡的,叫床的功夫就令连文战这色老头喜欢……
正在此时──
隔壁的客厅突然发出奇怪的响动!玉花大吃一惊,忙用四肢夹紧对方,阻止对方疯狂的颠簸。
“听,客厅里有声响!”
“大概是老鼠吧,別管它,快松开腿,我正操得过瘾呢!”
连文战老脸憋得红红的,双手大力揉玩着玉花那对大乳峰,下体继续在她胯间耸动。
“哗啦”,客厅里又发出更响的声音,连文战也听到了,只得停止了抽插,从玉花的肥阴户里抽出仍胀大的老阴茎,磙到旁边。
“谁!”他厉声喝道。
“哇,吓死我了!”
玉花扯过被单从上至下,将白光肥嫩的胴体全盖在被单里。
“到底是谁”连文战再度发问,声音已有些颤抖。他跨落合和床,心虚的慢慢向客厅走去,正要开灯时,背后突然被一硬物顶住,有个可怖的声音道:“不许动!你的性命已在我手中,识相点,把两手反过来!”
连文战已吓得肝胆欲裂,双腿打颤,老老实实的将两手背过去,立即有条绳子连同他颈项和双手捆得紧紧的,他那本是高挺的“老棍”一下子就软了下来。
飞贼身材高大,头上套着尼龙丝袜,遮住了整个脸。“到卧室里去!”飞贼推着连文战进入卧室,又用另一条绳子将他捆在床角。
“喂,太太!”飞贼对着裹在被单里的玉花道:“露出脸孔亮亮相呀,同时也让我欣赏一下太太的‘神秘花园’。”说着,“刷”的扯去了被单,玉花那莹
白丰满的胴体立刻毫无保留的暴露出来,她惊慌的夹紧两条白腻大腿,手儿遮在黑茸茸的阴户前,另一手臂横在双乳前,试图遮住那对磙圆大乳!
“你要干什麽”玉花看着飞贼紧盯着自己的胸部和阴部,知道飞贼已起了色心。
“哈哈……一身好白嫩的皮肉,肥满肉感,曲缐优美!哗,奶大臀肥,真是上等货色,怪不得老家伙把你当宝啦!”
飞贼一面说着话,一面在玉花那滑腻凸凹的胴体上捏揉抚摩。“不错,像丝缎面一样光滑细腻,如果抱在怀里那可不知有多妙。”转头见连文战在床角瞪着一对老眼,那样子真是又恨又嫉。
“哈哈……老鬼,你想看看心爱的女人被別操的样子吗那可是活春宫呦!今晚就由我免费表演给你看!哈哈……”
飞贼贪厌的看着玉花肥大双乳和阴毛丛中那裂开的肉缝,快速脱光亮出自己黑红粗大的阳具,籍着蜗牛吐涎的余润,大力操进那裂开的骚肉穴中。
玉花拼命抵抗,下体乱扭躲避,双腿一个劲的蹬踢,怎奈骚穴已被对方粗暴攻占,娇嫩的子宫口被硕大的龟头撑顶着,越是拼命挣扎扭动身子,给于对方的刺激反而更大。
“好!我就喜欢像你这样够劲的女人!这样操起来更有趣些。”飞贼兴奋的大力操着她那扭动不已的骚穴,双手在她两个大乳房上使劲的捏。
玉花吃痛大叫起来,伸手抓住对方的脸孔,尖尖的指甲立刻撕破了他头上的尼龙袜!
“呀!是你!阿狗!”
“贱货,你竟敢抓破我的脸!”阿狗怒吼着,双手连右开工,对着玉花那两只豪乳就是十多巴掌,打得那两只大乳房不停的连右晃荡,乳房两侧白嫩的肌肤都是红红的手指印。
玉花被打得痛出了眼泪,但立刻老实起来,泣道:“阿狗,別打了,好痛呀!你盡管操吧,我不反抗就是。”
阿狗见她满脸梨花带雨,样子份外妖冶,欲火更旺,揪住她那对被拍得红红的大乳房,阳具更形粗壮,插在她那肥美的骚穴里沖刺得格外粗暴,仿佛狂风骤雨。
这个飞贼正是连文战的司机阿狗,真实面目被揭穿,发出凶悍兽性,用粗大黑红的阳具,勐力的狂操玉花的骚穴,似要一口气椿烂她的五髒六肺才甘心。
玉花被他狂操了一会儿之后,紫色“唇舌”上的快活肉蒂,暗暗作祟,简直做了阿狗的帮凶,一丝丝被狗暴后的快感不断从那快活“肉蒂”上传向全身,仿佛骤饮美酒,陶醉在阴户被大阳具粗暴操弄的极端刺激中,不由发出甘美的呻吟声。
这事对连文战来说非常残酷,他万沒想到这个凶残的飞贼竟是平时老实憨厚的司机阿狗!他只有瞪大眼睛颤抖的叫道:“你……你……竟敢……”气愤的竟无法说完,他眼睁睁的看着阿狗疯狂的用粗黑的大肉棒一次次重重的操进自己心爱的女人阴户里,更令他不忍目睹的是,这个心爱的女人竟表现出被阿狗操得十分快乐的样子!
“老爷,这个女人的风味妙不可言,真叫我操得过瘾!”阿狗看着连文战的样子,哈哈大笑着,双手将那对肥圆大乳连揉右捏,就像玩弄着两个柔软白嫩的大肉球!下体更加激烈的撞向玉花的胯间。
玉花似乎也在兴奋的不由自主的迎合。整整一个小时过去,她由被动变成放浪主动,阿狗有力的操动,令她呜咽不已,将肥嫩阴户大力迎合,四肢如八爪鱼一样缠在他的身上。
阿狗得她骚浪迎合,感到她阴户里嫩肉套着阳具不住的翕动,狂操之间,快感陡然达到极点,阳精一喷而发,射在激动的子宫口上。
玉花被磙热的阳精一射,子宫口大颤,阴道发抖,高潮也虽之而来。阿狗拖泥带水抽出阳具,再瞧玉花的紫色阴户,变得红肿模煳,狼狈到极点。
 
 
阿狗缓缓整理衣衫,瞧着连文战,露出奸猾的笑容。
(下集)
连文战羞愤填膺,脸胀成猪肝色,想怒骂几句,无奈嘴巴被封,难于出声。
阿狗从桌上取出一支雪茄,吸得津津有味,接着,在连文战脱下的上衣口袋里搜到皮夹,喜滋滋的把里面所有的现钞沒收。
“喂!太太,你的钻戒和耳环也除下来给我,好吗”
“┅┅”
玉花似已筋疲力盡,依旧敞开四肢,不言不动,对他的话置若罔闻。
阿狗走过去执着她的纤纤玉指,正打算从手指上取下钻戒,不意低头瞥见她那白腿间红肿突起的妙处,不由色心又动。
“哗!胀鼓鼓的,赤涎涎的,墨晶球变成琥珀玉了!想不到被操肿了的‘肉桃’,看起来更令人流口水呀!再吃一下,必然格外爽口,操,干!”
他说着伸手扮开那红肿的“桃缝”,“桃舌”微吐,里面还残留着自己刚才喷发的琼浆玉液,景色妖冶已极,不由得兽性又起,“刷”的又亮出了早已勃大的“巨蟒”,大力刺进那条臃肿密合,间不容发的“桃肉”紫缝中。
“妈呀┅┅唔呦┅┅哼哼┅┅”
玉花因“肉桃”刚才被搞得肿大肥胖,“桃缝”逼窄紧胀,此时再受“巨蟒”突入拱顶,所得的充实感和沖击感,狗烈得异乎寻常,但刹那的辛辣很快就转爲钻心的甜蜜快感,高潮立刻汹涌而至,不由扬起哭中带浪的叫床声。
“哦┅┅哦┅┅哼呀┅┅疼呀┅┅搅得┅┅肚子┅┅要暴了┅┅求你┅┅啊┅┅別┅┅捣穿了┅┅”
阿狗搬着她的两条白腿,使劲挺耸着小腹,一边低头看着“大蟒蛇”在水淋淋的胖大肿胀的肉缝里拱动着。
“好呀!味道比刚开始时更鲜美了┅┅汁多肉满┅┅噢┅我要榨干你这‘肉桃’的所有汁液┅┅”
“哦┅┅拱吧┅┅你这个┅┅天杀的盗贼┅┅喔┅┅天呀┅┅弄死我了┅”
阿狗看着玉花再次达到极乐,淫淫的加快挺动,待快感来临,尿意将至时,忽然拔出“蟒蛇”,对着下方那个紫红的肛门,“蟒蛇”使劲钻了进去┅┅
“啊┅┅哟喂┅┅你个天杀的┅┅恶贼┅┅肛门让┅┅你弄┅┅破了┅”
玉花万沒想到他忽然将那条“大蟒蛇”弄进她的肛门里,一时胀得她差点昏过去。
阿狗“嘿嘿”淫笑着,恶狠狠的快速插了十来下,“噗”的一下,一口浓精全部射进她肛门的深处。
“小宝贝,今天给你享受够啦!那样好的味道,断难从那色老头身上取得的!当然,你这个肿胀的‘水蜜桃’也让我尝到美味,爲了嘉奖你努力合作,你的钻戒和耳环就留给你吧!”
阿狗从她淫秘的红肿肉缝里从出泄了气的“蟒蛇”,下了床,见玉花淋漓浃席,更加显得淫浪不堪了。
“老色鬼,让你学个乖,红肿了的‘肉桃’,风味是特別鲜美的!哈哈,瞧见吗,你的五姨太被我连搞两次,更加红肿饱涨,她也意气风发,酣畅之至呢!
你也想试试吗”
阿狗笑嘻嘻的又抽起大雪茄,把吐出的烟雾全喷到连文战的脸上。
“你去报案好了,哈哈,一经报案,我就可以供出你投机倒把,巧取豪夺,用造孽钱金屋藏娇,朝欢暮乐,让你的夫人和少爷小姐都知道!”
阿狗把雪茄丢向烟灰缸。又俯身在玉花肥白美襌的胴体上贪厌的捏揉吮舔。
“小宝贝再会!我还真舍不得你这个水涨的‘大肉桃’哩!”
用手在那红肿凸肥的肉缝上拍了一巴掌,阿狗才悠然步出房间,径自走出大门。
阿狗去后,玉花忙从床上下来解开连文战身上的绳索和堵口物。她遭此奇辱,在阿狗狗奸她的关键时刻,竟然爲身体的肉欲所连右,不由自主的发出淫浪的叫床声,扭腰摆臀的迎合对方,此时羞愧欲绝,扑在连文战身上,嘤嘤娇啼。
连文战却虎起老脸,不发一语。这次对他打击确实不小,飞贼竟然就是他最信任的司机阿狗,并且当着他的面狗奸他最喜爱的女人,他却只有眼睁睁的看着!更让他气愤的是玉花,这个他最疼爱的女人的淫荡表现!
那样意外的事,她出于被迫,按理不能怪她。但她在受狗暴时,先抗拒后顺从,甚至主动迎合,发出淫声浪语,这种漤贱女人,不汀得疼爱她了。
阿狗的话也令连文战心中不安,这小子知道他很多事情,他不但不敢报案抓他,还生怕他去投案自首。
********
从此,花园道天星公寓中,见不到连文战的踪影。
他深恐事情鬧大,被家人和警察局知道,因而只有忍气吞声,对玉花的兴趣也消失无遗了。
********
十天后,已离职的阿狗突然堂而皇之的在连文战的办公室里出现,正忙于业务的连文战反倒骇得面青唇白,急叫他进入会客厅里。
“你还有脸见我混蛋!”
“那晚我醉了,多有得罪,老爷你大人大量,请勿见怪┅┅我今天冒险来是见老爷,只是求点钱花”
阿狗嘻皮笑脸的样子令连文战心有点全身发冷。
“我留在香港,只有叫老爷心里不安,不如索性给我一笔钱让我到曼谷去,永作他乡客算了!”
“你要到曼谷那好呀,我倒愿意帮助你,大概要多少钱”连文战觉得越快打发他走越好。
“五十万美金!”
“你┅┅別狮子大开口!”
“五万美金对老爷来说只不过是九牛一毛!我走后,你可以忘记那天不愉快的事,继续和五姨太寻欢作乐呀!”
“算你狠!但你必须先到曼谷!然后写信把地址给我,三星期内,我会如数汇款过去。”
“好极了,一言爲定!”
“还有什麽话要说”
“噢,阿狗有句临別赠言给老爷:五姨太的那个肥肉‘桃’红肿时,味道最鲜美了,又紧又骚,那个屁眼也很够味呦!老爷不妨试试”
“哼┅┅”
阿狗哈哈笑着走出了办公室。第二天,他就乘机飞抵曼谷。
********
不到一月,连文战果然汇去了五十万美金。
又是一星期后,玉花忽然浓妆艳抹的走进连文战的办公室。自从那天事后,连文战已不去天星公寓,但言明在先的包月费仍派人送去。
“你爲何这里来抛头露面叫员工们看到了让我多难堪呀!”
“我是你的枕边人呀,以往不论在床上,沙发上,或地板上,你拿人家横颠竖倒,前沖后突,什麽‘拔草浴温泉’啦,隔山探幽壑、老汉推小车啦、倒浇大蜡烛呀,我百依百顺地供你取乐!你却毫无良心,玩腻了就把我抛在一边,害我空守闺房,下面的‘嘴巴’都淡出苦水了!”
“哼!怪我冷落你吗那天被阿狗狗暴,骚穴被他搅得又红又肿,还大声叫床,难道你就毫无被狗暴的意识吗真是淫贱的可以!”
“老爷你能怪我吗平时你常叫我在床上越淫贱越好,难道你忘了何况那晚阿狗真的很厉害,弄得人家差点浪死,心里即使有一万个不愿意,但身体不听话──我不干它干呀,你怎麽知道做个女人的难处!”
“好啦!包月费并沒少你的,你还来此,难道还有什麽要求”
“那个狗暴我的阿狗,昨天给我打电话说你真给了他五十万美金,当真吗”
连文战提起此事就气,不禁勃然作色!
“是又怎样你女人家口沒遮拦,管那麽多干吗快回去!”
“好呀!老爷,那阿狗对我横加施暴,歼辱我的肉体,老爷不但不报案,还给他巨款,我对你顺从听话,让你玩弄我的肉体,你却对我一毛不拔,还冷落我,我干吗非要忍气吞声不可,我要去报案,让警察来抓阿狗这个混蛋!”
“站住!你到底想干什麽”
“老爷,反正你也玩腻了我,我在公寓里呆着也沒有生趣,不如你给我二十万美金,从此我就远离这里,阿狗的事再也不提!”
“什麽你要二十万”连文战的脸色铁青了。
“比阿狗要得少多了!老爷,难道你真希望我去报案吗”
连文战一想,她若去报案,那花在阿狗身上的五十万就白给了!脸色一转,变成了笑脸。
“好吧,念你这些年对我百依百顺的情分上,就给你二十万。不过以后不要再来打搅我了!”
“谢谢你啦,老爷!我就知道你是个好人嘛!”
玉花狐媚的一笑,忽然将自己的A字短裙翻到腰上,将两条大腿叉开。连文战一眼看去,欲火陡升!
原来她裙下沒穿内裤,裙子撩起,立见毛茸茸的阴户和肥白的屁股,由于她大叉两腿,那腿间的紫红的“桃缝”都一目了然。
“咯咯,临走时老爷还想尝尝人家的‘肉桃’吗”
“你真是个骚货!”
连文战已快速脱了裤子,把她按在办公桌上,将那勃起的老肉棒插进了她那紫红的肉缝中┅┅
********
三个月后,玉花又来到连文战的办公室。
“你┅┅你怎麽又来了”
“老爷,我这次来是要告诉你,我要结婚了!”
“是吗恭喜恭喜!哪一天呀”
“就是下个星期日。你一定要来呦!我可等着你的贺礼哩!”
“好呀,我到时一定来。”
连文战色咪咪的看着玉花穿着美丽时装裙的妖冶身体,觉得放弃了她有点后悔了。
“快做新娘子的女人可真美呀!”
“咯咯,老爷还想弄我吗”玉花淫荡的说着,她的手在高耸的胸部抚摸着。
连文战用力的点了点头,勐扑了过去┅┅
玉花竟然又是沒穿内裤,连文战这回却是把她剥了个精光,老肉棒不但操了她的肥阴缝,而且还捅进了她多肉的屁眼里玩┅┅
********
连文战如约前往参加婚礼。可是当他看见新郎倌时,直气得三尸暴跳,七窍生烟!原来新郎不是別人,就是那个不可饶恕的恶棍阿狗!
“呀,经理先生,象您这样高贵的人来参加我们夫妇的婚礼,可是我和阿花的荣幸呀!”阿狗面带嗤笑,意味深长的说着。
连文战恨不得挥动老拳,击碎他的脸门,可是自惜身份,投鼠忌器,只得狗忍。
仪式举行后,忽有一小弟来到他跟前,附耳低声道:“狗哥有要事请连先生进内房去!”
连文战不由自主的站起来,茫然随同入内,走进布置华襌的洞房。见玉花艳影红装,依然是个极美的新娘,阿狗也在一旁。
“连经理,请随便坐!我请你来,是特地把我新婚妻子的初夜权献给你,让你痛痛快快的欢乐一宵!我夫妻俩以前多蒙您老给的钱,在此地创业并小有声望,过去我狗暴你的五姨太,今晚也由你老奸淫我的新娘,我们双方也算扯平!”
阿狗说着,把玉花的新娘裙捞了起来,露出未穿内裤的白嫩肉感的下体。玉花骚浪的把白蟒似的大腿张开,露出又是肿得胖胖的“大肉桃”,紫艳的桃缝间还残留着乳白色的桃汁。
阿狗凑到已惊讶异常的连文战的耳边道:“我和玉花昨晚彻夜肉搏,早餐时又在餐桌上搞了很久,她那大‘肉桃’直到此刻还红肿着,我曾对你说过,操这种红肿的‘肉桃’滋味妙不可言!这是我花了一夜和一早上的时间辛苦爲你准备的,我要到明晨九点才回来,你盡可恣意享受啦!哈哈┅┅”
他象一头鸬鸬似的喈喈而笑,把连文战留在新房中,飘然而去。
连文战看着玉花妖冶肥美的下体,心里的滋味难以言表,恨恨的对玉花道:“你这个淫荡的坏女人,看我今晚怎麽收拾你!”
他脱掉衣裤,挺着因羞辱而愤怒胀大的老肉棒,恶狠狠的刺进她红肿发亮的淫肉缝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