梆硬文学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哥哥的电脑五悸动的开始

09-30 03:25


(五)悸动的开始
结果我在客厅的沙发上足足等了十分钟,才看见哥哥的身影。「我都快饿死
了。」
「我就去买了,妳看一会电视我一会就买回来了。」
「我看了好几会了。」我嘟嚷着道。
「好好,我快去快回。」
哥哥果然是快去快回,不到十分钟就闻到了香喷喷的牛肉味,赶紧出门去迎
接──我的晚餐。
「你吃什么呢?」我拎着手里的面问着。
「炒饭。」
把食物摆在茶几上,我已经忍不住要大快朵颐了。
「吃慢点,像个饿死鬼似的。」
「我饿嘛!」
用餐完毕我继续看着电视,播的是我爱看的卡通《樱桃小丸子》,什么?我
不能看卡通嘛!虽然我不是儿童但我就是爱看。
哥哥呢?不会真去洗澡了吧!不是这么急着想给我看吧!我也就刚才气愤不
过随便说说,不是当真吧!
『我堂堂男子汉,还怕给妳看吗?怕妳到时临阵脱逃不敢看。』想起哥哥的
话,也想起我自己的夸口,我想打退堂鼓都不行了,看就看吧!又不是沒看过,
昨天在哥哥房里就看过了,还不是都长的一样,我怕什么。
说是这么说,我却开始希望哥哥別放在心上,他也怕我看就好了。
半个小时过去了,还沒动静,八成哥哥也想赖,那只要我不提就好了。
「青青。」哥哥突然一叫我怔了一下。
「幹么?」
「妳上来呀!」哥哥就在楼梯口叫我。
「好啦!我看完这一段啦!」其实给哥哥一叫,我也看不下电视了,一种既
期待又怕受伤害的情绪已经开始蔓延,我到底该不该放弃呢?可是那样的话不是
就让哥哥给看扁了,不行不行,绝对不行,牙一咬,忍一下就过去了,反正就看
一眼,看过了就马上离开,就这样吧!走吧!
什么嘛!穿的那么整齐,让我看什么呀!害我白担心了半天。
哥哥可是还穿着T恤、短裤坐在床边,不是应该围条浴巾就得了,这样才对
呀!
「是不是想赖呀!我看你澡也洗好了吧!」我真想扁自己一下,刚刚不是才
想如果哥哥要赖就让他赖,我幹么还激他,真是的。
「我香水都喷好了,怎么会赖。」难得看哥哥这么娇羞的模样,男生也会害
臊啊!「妳把门锁好,然后闭上眼睛。」
「幹麻锁门?还闭上眼睛。」
「万一有人回来怎么办?」嗯,这我能理解,那闭眼睛幹么?管他,闭就闭
吧!锁上门我就闭上眼睛了。
好像是听到哥哥脱衣服的声音了。「好了沒?」
「可恶!」怎么听到哥哥咒骂一声:「等一等。」
「脱衣服要那样久吗?」我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等一下嘛!」我又等了好一会,「算了。」哥哥自言自语着,还掺杂了懊
恼的语气:「妳张开眼睛吧!」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张开了眼睛,可是得到的却是一个洩气的结果,「你太沒
诚意了吧!还围条浴巾,那有什么好看啊!」虽然看到哥哥结实的胸膛也挺让人
兴奋的了,不过我期待的可不是就这样啊!
「女孩家这么不害臊,真要脱光光给妳看啊!」
「当然,我都让你看光了,当然……」怎么说着说着脸都发烫了。
「我又不是故意的。」
別装的一脸无辜,我才不相信呢!「门是不是你故意弄坏的?」
「冤枉啊!我只是急得想上厕所,谁知道妳会这么早洗澡,门又一推就打开
了,我沒看到什么的。」
「骗人,我看到你时见你都二眼发直了,会沒看到什么?」其实那时我吓了
一大跳,哪知他有沒有二眼发直啊!反正就瞎说了。
「沒有,沒有,我真的什么都沒看见。」
还想狡辩,「你敢发誓?」
「发什么誓啊!我向妳道歉不就得了,对不起。」
哥哥倒是真的像我鞠了个躬,不过我怎么会如此轻易相信他的鬼话,还有饶
过他:「好吧!发誓就不用了,让我也看一下你的裸体就成了。」
「还要看啊!男人的裸体沒什么好看的。」
「不会啊!看哥哥的胸肌多么结实啊!」我还用手指在哥哥的胸膛上戳了二
下,真是硬得很,看来是有锻鍊过的。
「也就这胸肌好看嘛!妳好好的看看吧!」哥哥还挺自豪的。
「看过了,我现在要看不一样的地方。」趁哥哥不备,我正打算扯掉围在他
下半身的浴巾,哪知他的手比我还快,我竟然失手了,多令人沮丧啊!「哼!妳
沒诚意。」
「生气了呀!」哥哥护着他的围巾却还是在意我的情绪。
我当然生气呀!竟然沒有成功,「算了算了,不给看,我就不看了。」说着
我转身就要离去。
「不是不给妳看,是……啊!」知道哥哥为什么大叫吗?「妳耍诈!」
「兵不厌诈。」和哥哥抢着浴巾,我狡猾的说着。
「我也不是好骗的。」哥哥死命的抓着浴巾不放。
「哼。」我当然也不甘心放了抓在手里的一截浴巾,我和哥哥就这么拉着浴
巾在拔河。
「放手!」哥哥喊道。
「不放!」
我们就继续拉扯着,谁也不让谁。可这么僵着也不是办法,我决定一股作气
扯掉这碍人的浴巾,就一个动念,我拼了命的往反方向冲,谁知一个重心不稳,
竟然给跌到了哥哥的床上,而哥哥也同样的仆了过来。
「啊!」一个庞然大物突然扑了过来,最直接的反应就是伸手去挡,这一挡
刚好撑住了哥哥伟岸的身躯,不过就凭我这弱小女子,哪撑得住哥哥的身体,还
是靠哥哥自己用手撑住了自己的身体。
「妳这个小ㄚ头,沒想到力气这么大。」哥哥喘着气说着。
我本想开口说点什么,可是扑鼻而来的清香,让我忘了要开口,而我的右手
感受到哥哥紊乱的心跳,那速度快得吓人,还有哥哥的喘息声,搞得我心乱。
「噢!」就听哥哥叫了声,整个人竟然给我压了下来,我差点喘不过气来。
「哥哥,你沒事吧!」我被哥哥突然的举动给吓着了。
「妳的手別乱摸就好。」哥哥又撑起身体说着。
「乱摸?我哪有乱摸?」我不是就撑着哥哥的胸膛而已吗?哪有乱摸啊!我
这会可真是给他乱摸了,故意在哥哥的胸肌上随意的抚摸着,咦!男生也有乳头
啊!不过看起来,不过就是在胸部上有二个黑点点而已,摸一下,哇!有点凸凸
的。
「噢!妳又乱摸。」那相同的呻吟声又自哥哥口中溢出,別乱摸?我正摸得
有意思呢!
不过我越摸哥哥的喘息声似乎越来越大,而这回他沒再垮了下来,我看了一
下哥哥的神情,似乎还很陶醉呢!
「青青。」
「嗯?」
「青青。」
好奇怪,当哥哥这么喊我时,心里头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那种感觉我说不
上来,尤其当哥哥的眼神专注的凝视着我,剎那间我好像忘了要唿吸了,我也看
着哥哥,好像望进了哥哥寂寞的双眼里,哥哥应该是寂寞的,我是这么认为的,
他和艾芠姐分手了,但是那只是我的感觉罢了,实际上我在哥哥的眼里看到了另
一种东西,似水柔情,柔柔的情意,如果我沒看错的话,应该就是,电视剧里男
主角就是这么情深款款地看着女主角的……
为什么哥哥要用这种眼神看我?难道……
「啊!我不行了。」哥哥一声懊丧的嘆息,然后紧紧的抱着我。
你不行,我才不行呢!「哥,你怎么了?我快喘不过气来了。」
「对不起。」哥哥的神色有些慌乱,他也急忙的想起身。
「啊!」什么东西呀!好像有个硬硬的东西扎了我一下。
「怎么了?」
「我不知道,突然有个硬硬的东西稔了我一下。」
「嗯?」哥哥的脸突然红了起来,真是十分诡异啊!然后又神色慌张的坐了
起来,紧抓着浴巾不放掩着下半身。
差点就忘了我要看哥哥裸体的,我坐起身来,就准备再扯掉哥哥的浴巾。
「不要鬧了。」哥哥竟然对我大声一喝。
「幹么那么兇?」我也不客气的喊回去。
「一个女孩子这样鬧像什么话。」
竟然训起我来,「哼!」扔掉手里的一角浴巾,我气愤的跳下床。
「青青。」哥哥竟然拉住我的手。
你了不起啊!你是哥哥,还拉我幹么?「你快放开啦!」我只想甩掉哥哥的
手。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这么兇妳的,青青,啊!」你以为哥哥为什么又大叫
吗?当然是我趁哥哥不备以及我百折不饶的精神,再一次攻坚而且得逞了,在掀
开浴巾的那一剎那,我看到了我原本想看的东西,很可惜只看了一眼,就让哥哥
又给遮住了,可是哥哥的脸好红好红。
「我看到了。」我兴奋的说着:「哇!还真是……」我都不知怎么形容了,
而我的心跳只能用乱七八糟来形容了,哥哥的腹部前直立着一根长长的肉棒,那
模样就跟我昨晚在哥哥的电脑里看到的一模一样,而这是哥哥的,那影像还残留
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满意了吧!」哥哥的语气是很明显的恼羞成怒,我还是先走为妙,反正我
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我正想一脚跨出去,「等等。」哥哥竟然拦住我。
「幹么?」
「刚刚的事不要告诉別人。」哥哥一脸正经的说着。
傻瓜,我当然知道这种事不能告诉別人啊!「你把浴室的门修好,我就不告
诉別人。」
「什么?妳竟然威胁我。」
「要不然我怎知你什么时候又要来偷看我?」虽然我已经也看了哥哥的裸体
了,可是看得不是很清楚,我在想什么啊!万一不小心给弟弟也看了我的裸体,
难道我也要看弟弟一回啊!才不呢!那个小鬼八成还沒有发育好,只有一个小鸡
鸡。
说到小鸡鸡,我还点印象,最后一次和哥哥一起洗澡是在哥哥要上国中前,
后来哥哥说什么也不和我们一块洗了,从此之后我再也沒看过哥哥的小鸡鸡了,
沒想到经过这么多年,小鸡鸡长那么大了,而且形状差了好多喔!
「妳发什么呆呀!」
「沒有啊!」让哥哥一叫,我好不容易恢復正常的心跳,顿时又咚咚的乱跳
起来。
「沒有?!」哥哥一脸不相信的样子:「不是吓到妳了吧!谁让妳嚷着要看
呢?」
「我才沒被吓到呢!」嘴上是这么说,不过我真是被自己这么大胆的行为给
吓了一跳,做人真是不能太冲动,说了让哥哥赖的,我偏偏又……唉!
「嘆什么气啊!该嘆气的是我吧!」
「你有什么好嘆气的,让人家看一下又不会吃亏;我不同,我就亏大了。」
「妳亏大了?男人的清白也是很重要的耶!」
瞧哥哥说的像什么似的,「男人有什么清白啊!」
「当然有啊!对了!」
「怎么了?」
「妳刚刚摸了我,我是不是也应该要摸回来呀!」哥哥突然露出一脸色样的
说着。
「我摸你什么了?」让我摸我还不肯呢!我那会摸他什么呀!我肯定是一脸
狐疑的看着哥哥了。
「別装的一脸无辜了,我的胸部都给妳摸了,我也要摸摸妳的胸部。」说就
说还真的伸出狼爪。
「哇!你变态。」不用说,我是吓得落荒而逃了。
慌张地逃出哥哥的房间,差一点就要失身了,好可怕,好在我的心脏够力,
要不然怎么经得起这一连串的折腾。
※※※※
拍着还在砰砰跳的心口,我正要踱步回到房间,忽然听见楼下好像有什么声
响,是爸妈回来了吗?我走到楼梯口张望了一下,是我听错了吗?好像沒有什么
动静,大概是我听错了吧!可当我又要走回房间,又听到声音了,此刻我的心里
突然升起一种毛毛的感觉,不会是小偷吧!
想到这我有点头皮发麻,俗话说恶人沒胆,好像一点也沒错,可也不能怪我
啊!我生的如花似玉要是这个窃贼不只劫财还要劫色,那可怎么好,不该逞强的
时候还是小心点好。
我放慢脚步走到哥哥房门口,这个时候哥哥就派上用场了,男孩子嘛!当然
要保家卫国了。我轻轻的敲着哥哥的门并唤道:「哥。」我原本想推门而入的,
可哥哥已经上了锁了。
等了一会沒动静,「哥,开开门啊!」我心里越来越害怕。
「幹么?」哥哥总算来开门了,但口气实在差的很。
「嘘。」我怕打草惊蛇,要哥哥说话小声点,「楼下好像有声音。」
「爸妈回来了吧?」
「不太像欸!」
「是吗?」哥哥迟疑了一下,突然拉起我:「妳进来。」
「幹么?」
「我穿一下衣服下去看看。」
「怎么你还沒穿衣服啊!」
「在自个房里穿什么衣服啊!」说罢哥哥把浴巾一脱。
有沒有搞错啊!当我是隐形人吗?还知道要背着我啊!可光是哥哥的臀部也
够让我觉得面红耳热了,又想起刚刚看到哥哥的性器官,我才稍微恢復正常的心
跳又开始乱跳。
「走吧!」哥哥已经套上一件T恤和短裤了:「妳的脸怎么那么红?」
「是吗?」我轻抚着脸说,「谁叫你突然就……」我说不出口。
「哦!喔!妳不是都看过了,还怕羞吗?」瞧哥哥说的像是多自然的事。
「拜託!难不成你以后在我面前都不穿衣服了啊!」
「我正有这个打算,穿衣服多累赘啊!」
「……」我无言以对。
「妳要待在这,还是和我一块去看看。」哥哥从床头柜旁取来一根球棒,俨
然一副要追贼的姿势。
「一起去吧!万一歹徒跑上来那我多危险。」
「好,那妳站在我身后,真有坏人妳就赶紧打电话报警,知道吗?」
「嗯。」点点头,我跟在哥哥的身后慢慢走下楼去。
不是我说这个歹徒真的很嚣张,叽叽嘎嘎的声音弄得那么大,不知道当贼是
要偷偷摸摸无声无息吗?
「声音好像从厨房传来的。」我非常小声的对哥哥说。
哥哥点点头,「妳在这我去看看。」哥哥吩咐完便举起球棒往厨房走去,可
沒多久便看哥哥垂着球棒走了回来。
「怎么样?」我焦急的问。
「沒什么,上楼去吧!」
「声音那么大沒什么,我去看看。」
「別看了,上楼去。」
不让我看我偏要看,沒什么那我听到的声音是什么,沒理会哥哥我便往厨房
冲了去,哥哥想拦也拦不住。
厨房里到底有什么?我不知道我是该后悔还是窃喜?
好一齣真人上演的『A片』啊!我这对宝贝父母还真是恩爱,明明卧室就在
楼上,偏偏在厨房里就……长这么大,我还是头一回看到我的父母做爱做的这回
事,我摸摸鼻子改紧转头,希望沒被他们发现我才好。
「叫妳別去妳偏要去。」哥哥像拎小猫似的把我拎上楼,我也只好乖乖的听
话。
「哥,他们怎么在厨房就……」我实在是想不透,这种事不是都应该在床上
吗?在流理台上?怪怪的。
「就怎么样?」哥哥的嘴角泛起诡异的笑容。
「就……」我怎么说啊!「你知道的嘛!」
「我知道什么?」还装蒜。
「你和艾芠姐沒做过吗?」
「妳这个小ㄚ头,就会胡思乱想。」
「说嘛!我不会告诉別人。」我几时这么八卦起来。
「真想知道啊!」
「嗯。」我点头如捣蒜。
哥哥犹豫了一会,贴在我的耳边轻声说着:「我还是处男。」哥哥的气息吹
拂着我的耳鬓,我的身体一颤,当我回过神来,哥哥已经回房去了,我心里头怎
么有种奇妙的感觉,就好像原本以为失去的东西现在又回到我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