梆硬文学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老虎传奇

09-08 03:25


踏入五月份,天气开始热起来,破旧的空调苟延残喘地盡它最后的一分努力,但比外面已凉快得多了。激情过后,我半躺在床上,一手拿香烟,一手抚摸着小白虎浑圆的乳房,小白虎赤裸着上半身,下身只穿了一条黑色的蕾丝性感透视内裤( 当时还未有T-back ),坐在床边计算本月的收支盈馀……
大学毕业后,我在一间着名食品公司工作,做了两年出入口文员. 后来厌倦了刻板的工作,便在父母留给我的房子附近租了一间商店,请了一个女售货员,就这样开始了我的生意。
由于那个年代一切副食品均由大集团代理,他们生意稳定,但头脑古板. 我这种蚊型公司便灵活得多了. 我先在内地找几间小型厂商,由他们供应一些香港未有品牌的副食品,再在小店前安排试食 令顾客尝试到味道和品质,再用薄利多销的方法,把货物订价低于其它超级市场. 由于货真价实,生意倒也不错. 。而且有更多小供应商主动联络我,希望能大家合作推广。
女售货员叫May ,二十多岁,是一个寡妇,样貌身才不错,性感的咀唇,有点儿像舒琪。她做事很卖力,口才很好,人缘亦甚佳,所以跟顾客很熟络( 尤其是男顾客 ),店内事无大小,都交给她一个人主理,我只是从旁协助。
由于生意愈来愈好,我再多请了两个人。那年中秋节,收工后工人赶回家做节,而我和小美都是单身,便约她一起吃晚饭。小美喝酒后面色红起来,平时忙于工作,很少留意小美,原来她的样子清秀,一对桃花眼更电死人. 。以前我间中也会到夜店去解决生理需要。近期太忙了,已很久沒有解决,看见小美的媚态,色心大起,借酒意试拖她的手,她沒有拒绝,我便大胆地把她拖回家。
由于店内地方不多,货物大部份放在我家,小美有时会上来取货,所以对我家很熟悉. 一进我家小美便挣脱我手,跑进洗手间,我等了很久她还未出来,而我刚才喝多了啤酒,急需要解决,便到厕所敲门,沒有回应,我一试门沒有上锁,进去看到小美面色羞红的站在镜前,我实在太急啦,不理会她先行解决,然后从后抱着她,轻吻她的秀髮,手亦不客气地隔着衣服搓揉小美的双峰。
我轻轻地把小美转过来,抬起她的头吻下去,小美混身打震,我的舌头不得其门而入,马上把手伸进小美的T-shirt 内,推开胸围进攻山峰,小美啊的一声叫出来,我的舌头乘机闯入,吸吮她的香涎. 双手更不客气,把小美的衣服全部脱光。
双手不停的爱抚,把小美摸得动情起来,主动把香舌伸入我口中,我正想把她抱起回房时,她挣开我,要我先出去,让她洗澡,我当然不会放过这鸳鸯浴的机会,立刻把自己脱光,拉着小美一起洗澡。
终于可一睹小美的身材,平时她穿T-shirt,露出的地方不多,她是属于所谓庙细灯笼大的类形,人身形不大,可是乳房很大,肤色很白。现在脱光了,看到平时衣服掩盖的地方,白得令人目眩,乳头是浅棕色,最令我心跳加速的,就是小美原来天生是个白虎,我匆匆的沖洗几下,便急不及待地把小美抱到床上打虎了。
我把小美身上的水珠一一舔干,每一下都令小美震一震,我把她双腿分开,肆意地欣赏这生平难得一见的白虎妹妹,光滑洁净,像一个刚出炉的馒头,差点忍不住要咬一口,玫瑰色的花瓣已微微地张开,透明的爱液正慢慢渗出来,滋润着这株含苞待放的玫瑰花,还散发着一种诱人的香味,白虎有一种异常的美态,小美在我的视奸下发抖。我引身轻吸她的乳头,手亦不停地轻抚她的阴核,小美开始呻吟起来,我的手指愈转愈快,突然小美大叫起来「啊……呀……」全身弓起,同时把我的手捉住,不许我动. 我把她紧紧拥抱,轻吻她的额头,「May ! 舒服吗?」小美羞得把头埋入我胸膛「唔……」。
我把她的手拉到小兄弟处,她把小兄弟轻轻套弄着,我把她的头按下,小美顺从地滑下去,「哗! 好大的龟头!」她一声娇唿,然后红着脸张口把小兄弟含住,舌头沿着大龟头轻轻地转,头亦一上一下地吸吮起来,我被她弄得快要爆发,马上把她推开,抬起她一双美腿,龟头对准虎口,腰一挺直插到底,小美惨叫一声,紧紧把我抱着,「好痛!!! 慢D!!! 您好粗……鲁呀!!!」
我感到小兄弟被白虎口紧紧包住,温暖潮湿,相信我是小美寡居后的第一个访客,我忍不住慢慢抽动起来「呀……呀……呀……」小美是个有经验的成熟妇人,不一会也开始迎送起来,小白虎流的口水把床单也弄湿了,一对豪乳上下跳动,我忍不住加快抽送,愈来愈大力,狂插了千多下,双丸拍打在小白虎上,不停发出啪啪的声音,不一会小美狂叫起来「啊呀!!! 插…… 插死……我啦!!! 啊……啊……我……我……死啦…… 」
我也大吼一声,不顾一切地把小兄弟盡量伸长深入小美的子宫口,狠狠地把一股又一股的热情发射进去,高潮中的小美紧抱着我,阴道强力收缩起来,反着媚眼接受我的子弹,乐得昏了过去。
我回过气后,从小美身上翻下来,累得也想睡了. 朦胧间,小美跳起来娇唿道「哎呀! 死啦,射得那么多,都流出来啦! 唉! 今天又不安全,明天要食药啦!」接着狠拧我一下,一手掩住桃源,跳下床冲进洗手间,看见她狼狈的样子,我不禁大笑起来. 小美回来时拿了一条热毛巾,把我的小兄弟仔细抹干净,才搂着我睡下。
第二天醒过来,发现小美已走了,一看原来已经是十时多,马上冲回店中,看见小美和其它员工已在营业。我偷空逗她说「May,吃过药沒有? 以后要叫我武松哥哥啦!」小美面色一红,不解我的意思反问道「为甚么要叫武松哥哥?」「武松哥哥会用棍打小白虎啰。」「呸! 呸! 呸!」小美一连啐了我几口,不再理会我低头继续工作。
其他店员好奇地看着我俩,我告诉大家我新改的法文名字『今晚打老虎』时,我偷眼看见小美又想笑又要扮生气的窘态,在众人莫名其妙的表情中,又大笑起来。
接着的日子,我尝盡打虎的乐趣,小美亦盡情享受武松哥哥的棍棒,两人如鱼得水,如胶似漆,不知人间何世。 小美知道以她的身份和年纪,跟我是一定是沒结果的,但本着不在乎天长地久,只要是曾经拥有的大前提下,反而成为我的红颜知己。 可能得到我的高营养蛋白质的滋补,小美愈来愈美艷动人,衣着更加性感,一对水汪汪的桃花眼,成了我店的生招牌。
我心念一转,一把搂着小白虎,跟她商量开新店的计划,小美亦贊成扩展,以我们现在的关系,小白虎一定全力帮我. 我已初步跟供应商联络过,他们亦答应支持. 我一手把小白虎的内裤拉掉,「哎呀! 讨厌! 哎……又要再来……啊……」,武松哥哥又要打白虎啦!
我毅然卖掉祖居,拿着仅有的资金一口气多租了四间分店,而小美亦开始负责起统筹的工作,由于新店无需装修,所付出的只是上期租金和按金而矣,而我亦把老店搭建了一间阁仔,作为办公室和我的新居所. 凭着努力和运气,半年后,我已拥有自己的运输车队、货仓和写字楼,一年之后全港十八区都有我的分店,而小白虎亦拥有30% 的红股。
现在这生意已上轨道,写字楼有专人负责订货,交收,议价……等等,生意运作全交给小白虎和她的新班底负责,而我则负责分红和间中用棒教训一下小白虎等最重要的工作。
得到第一桶金后,由于信用良好,业绩佳,得到银行的信任和支持,我便把目标移向食物加工生产方面,全面发展自己的生意. 当中遇到不少困难,也碰到不少艷事,有空再行一一公诸各位。
遇上白虎,不一定会不吉利,而且人一生中能遇到白虎女郎的可能很多,但你能知道她是白虎的机会则不大 ( 你知道邻居的美少妇是白虎吗? ) 而我就是凭着白虎兴家的一个幸运儿。
(二) 北上艷谈
那时我还未结婚,旧生意交由红颜知己小白虎打理,新事业亦刚在起步阶段,每天从早上( 在公司 )拼命到夜深( 在小白虎身上 ),沒办法,力不到不为财,今天的果是昨天的因,今天的因是明天的果。
一天收到老同学细波的电话,他新开的一所酒店,在惠州试业,我已很久沒有见这老同学,正好趁机去充充电. 细波的父亲白老大是东南亚着名的花花公子,细波亦不惶多样,由于有的是钱,他们专挑娱乐事业来做,所以他自小的花名( 浑号 ) 是白兰仕 …( 鸡精) 。
今天是跑马日,中午过关很容易,一出关口,看见有一位公安举着一个写有我名字的牌,我便过去打招唿,他自我介绍叫小白,是邵公子吩咐来接我,小白请我上了一部有公安标志的爬山车,沿途响起警号,不消三十分钟,便到达惠州市白兰仕的五星酒店了,我打赏了一千港币给小白,最初他不肯收,但我坚持是给他入油的,他便不再推却,替我check in 后送我到预留房间才肯回去,离开前还把他的咭片给我. 原来他是刑侦大队长,而且是行动组,差不多等于香港的CID 探长啰,哈! 白兰仕这小子真有点办法. 。
我先沖一个凉,再慢慢点起一支香烟,仔细打量这总统套房,真不错,相信只能免费招待贵宾,否则一天两万多人民币,不是很多人住得起的. 正想得入神时,电话响起,拿起一听是一个千娇百媚的声音,用普通话跟我说 「Hello ,您寂寞吗? 要不要交个朋友…喔~~~」我心里一荡,但一想这是当地最高级的酒店,价钱最贵的套房,应该不会有这样的电话,我笑着答「我跟您当然不是朋友,是亲戚啰,您是那一位大嫂? 」接着传来一阵娇笑,一把男声接着说「大头仔,快下来吃日本菜」。
在楼下的日本餐厅内,看到差不多两年不见的白兰仕,风采依然,身边伴着一位如花似玉的小姐,样子似初出道时的小萱,清纯得很,看见我还有点窘意,白兰仕介绍道「这位是韩先生,叫韩大哥,这是我老婆,晴晴。」
「韩大哥,您好!」
「大嫂,您好!」
「大头仔,先跟您喝清酒三柸。」
「哗! 大佬,您唔记得左我有胃病?」
「老公,韩大哥的头不算大,为甚么你叫他大头仔啊?」我们两兄弟听后大笑起来。
晚上七时,我穿着全套礼服到达白兰仕的卡拉OK,这里佔地三万多尺,分两层,楼下是大堂,楼上贵宾房,楼下中央是大舞池和舞台,几疑置身尖东大型夜总会,白兰仕忙于应酬那班高官,叫妈妈生给我在楼上开了一个房间独个儿在喝红酒,叹雪茄。不一会晴晴和一个美女推门进来,介绍说她是中央派驻惠州外经委( 对外经济委员会 )的书记李爱玲,我吓了一跳,她看来那么年青,最多只有二十岁,一头短髮,架着一对金丝眼镜,身材和样貌好像张敏。
原来她是晴晴在北京的大学同学,( 白兰仕的女伴都不简易,晴晴是一位中央要员的女儿 ),她最喜欢跳舞,晴晴特意介绍我作她的舞伴,我笑说那要计钟钱啰,大家都笑起来,一下子就熟络了许多,晴晴推说有事先出去,我便和她跳了几支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的慢四步. 我身高六尺二寸,她也有六尺,配合得很好. 只是我的动作有些生硬,她笑问我是否很少跳舞,我回答她我真的很少跳这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的舞步,她大笑起来,然后告诉我这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的舞步,只有她的祖父母才会跳,我们是可以跳得亲热一点的。
这时,白兰仕和晴晴进来了,他们知道我不喜欢这种夜生活的地方,便建议我跟爱玲出去逛逛街,爱玲带我到西湖公园去喝咖啡,享受惠州的夜色,幸好我的普通话也不赖,我们无所不谈,她说她是北京人,由唸书讲到旅游,原来她亦到过不少地方,我发觉现代的中国新女性是比以前开放和进步多啦,我们谈到差不多两点,便漫步回酒店,我感觉到她对我有好感,我试采性地邀请她上房喝酒,沒想到她一口答允,看来今晚不愁寂寞啰。
一关上门,她便阻止我开灯,我趁势拥她入怀,低头给她一个湿吻,她也不客气地把舌头伸进我口中,她把我搂得很紧,面也很熨,气喘喘的,我知道是时候进攻啦,刚把手向下移,却给她推开说「不要急,让我先洗澡」,说完就跑进浴室,我先把灯开了再调暗,把衣服脱光,再把空调温度调高,又按钮把窗帘全部打开,这是全市最高的三十楼,不怕给人偷看,今晚沒有月亮,但天气很好,外面一片黑暗中带着点星光,开一点音乐,拿了一瓶红酒,两个酒柸走进浴室。
总统套房的浴室很大,除了一般卫浴设备外,还设有一个落地玻璃观景台,台中是一个大型的席沽池( 按摩浴缸 ). 爱玲已经脱了外衣裤,站在镜前落妆,看见她肌肤胜雪,一条20多寸的小蛮腰,衬以那套黑色的无带喱士胸围和T-Back 内裤,结实丰满的臀部,把北方女孩的优点表露无遗,我把酒放在浴缸旁,把水温调好,再在旁的淋浴间用花洒先沖洗干净,正在享受热水花洒的按摩时,爱玲从后把我搂住,一双大肉球在我背后顶着,我正想转身吻她,不料她把我双眼掩住,把我推到浴缸旁,我只好浸在在按摩池内,一边闭眼享受水柱的按摩,一边幻想即将来临的艷遇。
忽然,眼前一暗,我连忙张开眼,看见她把灯关掉,只馀下嵌在池内的几盏小灯,她依在我身旁,我把她搂住,一手倒了两柸红酒,先给她一柸,然后跟她碰柸,她说「凯哥哥,祝您生活愉快」「爱玲,祝我俩性生活愉快」,她白了我一眼「坏蛋,不理您」但却放下柸子,把双手挠着我的颈,伏在我胸膛上,给我一个长吻,我一边吸吮着她带有红酒香味的口涎,一手轻抚她那白滑的双峰,问她「您多大?」
「二十二。」
我一手捏下去「不会吧? 我看最少三十五」
她娇嗔道「您坏死啦」我把她的脸捧起,仔细看一下,发觉她卸妆后更清秀,她一边把玩我的胸毛,一边问「那您呢?」
「六寸半,直径一点……哎……」
她拔了我一根胸毛「扯蛋,不跟您说。」